寻好茶

作者:Cerca Trova 发布时间:2017年6月27日

行走茶里茶外,不得不了解古圣人陆羽一路饮茶走南闯北,后来,在苏南、浙北之交的湖州,陆羽停下一路清 香的脚步,安稳住心神,写成的他的《茶经》。

人在地上,茶在路上,清清澈澈,沉沉郁郁。

陆羽(728-804)自称桑苎翁,又号东岗子,是唐代复州之竟陵——即现在的湖北省天门县人氏。公园756年, 陆羽开始了他走访南北茶区,亲炙一线深入基层的“茶道之旅”。公元760年,经过几年的探寻、学习、体验、 品味......之后,为避“安史之乱”离乡远行的陆羽隐居到了位于湖州的苕溪,开始著作《茶经》,其正式出版完 成,则在公元780年。这本世界第一的茶之专著,陆羽准备并书写了整整25年。

xhc_img1.png

在茶作为“文化”的童年时代。在陆羽的《茶经》里,其具体内容共分作了十节:“一之源、二之具、三之造、 四之器、五之煮、六之饮、七之事、八之出、九之略、十之图”。在陆羽的时代,那个大唐盛世,国人喝茶, 较之如今其实另有不同方法,其别致之处,某种程度上,如今只有“田夫野老”例如大西南地区、湖南的“擂 茶”或白族的“三道茶”之类,才大有古风存其余韵焉,茶饼不仅要烤干、碾碎,烹煮时更要加盐、加香。而 后,流行于斯文宋代的“龙凤茶团”,甚至要掺入多种名贵郁烈稀有之香料,这是让今日茶人咋舌不已的“贵 族待遇”。

茶史之上,从烹煮到清饮的划时代的大变革,发生在文绉绉的明朝,且似乎就是江浙导其仙鞭。文人喜欢作酸 的明朝偏偏有个杀人如麻的第一天子朱元璋,但这放牛小字无赖儿郎不小心好像还成就了一回风雅领袖,诏令 “罢造龙团,唯采茶芽以进”,其关乎政治民生的理由,是为团茶要“碾碎揉之,压以银板”,过分劳民伤财。 使得茶叶的生产与饮用都有了巨大的改变,“改蒸焙为炒青,改著烹为沸水冲泡”,众所周知,宋代流行的有 点跟“茶”较劲的“点茶”、“斗茶”之游戏精神,与同靠茶吃饭的平头百姓,其实隔膜的很。

由此一举,却使得作为“文化”的中国饮茶方式的历史演变,成为“原始粥茶法——饼茶煮茶法——研膏团茶点 茶法——散茶泡茶法”这样一道风景线了。

xhc_img2.png


当然,散茶“撮泡”作为茶饮,其实南宋时期在江南列入绍兴早就出现,陆游《安国寺试茶》 一诗中已经有了 “不团不饼而曰炒青”的越茶,名唤“日铸”。

清代虽为游牧民族出身的满族当家,饮茶之风却更是盛况空前,特别乾隆皇帝,他几下江南,至于和杭州名茶 龙井、苏州名茶碧螺春,均结下一段又一段不解之缘。

但改革积习总是艰难的,何况在这个泱泱中华,东西南北走过,天时地利不同,人的舌尖与胃口便常常相差甚 远。喜欢且难免“抬杠”似乎是此种文化与生俱来的精神气质——这个苗头可是在先秦诸子的时代就开始了, 谓予不信,读者自去查点古籍、参阅老、孔、庄、韩诸子“掐架”的雄姿英风好了。关于茶,列入作于明代万 历年间的《茶考》一书,居然还在抨击茶的清饮之法,“北人”很是不屑“南人”的此种改革。

在今日茶人看来,此种“古意尽失”,实在正是茶有史以来的“救赎”:还茶一个自性清明,一个自由自在, 一个自然而然。

     xhc_img3.png


享受着且迷恋着茶的本色清纯的今日茶人,是很难领会古人涵泳于那种五彩缤纷的茶汤中的独特妙处的。对于 今日爱茶吃茶的普通人,我们最渴望达成的,或者就是让我们的眼眸、鼻翼、口吻与情怀,一起联袂“上路”, 循着茶香,走向天涯,地头海角处,青春华盖那满枝头的春深,便是不老无忧、远离造化污染、沉沉稳稳一株 茶了。

既然迷醉了“茶圣”陆羽、让他因此选择“落叶归根”的,首先就是江南茶,这“茶道之旅”一定从南蛮之地、 八闽大川开始,寻找,你就会发现......发现更美的茶世界。